一本道在线观看,本道电影观看一本色道久久久,日本一本本道久久

<output id="dbfp3"><strike id="dbfp3"><ins id="dbfp3"></ins></strike></output>

<dl id="dbfp3"></dl>
    <p id="dbfp3"></p>

    《中國衛生報道》欄目

    《中國衛生事業管理》雜志融媒

    全國衛生健康系統唯一學術與藝術融和的網站

    協辦單位:

    * 皖南醫學院 * 揚子江藥業

    * 山東省千佛山醫院

    * 齊魯制藥 *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

    協辦單位:

    * 皖南醫學院

    * 揚子江藥業

    * 山東省千佛山醫院

    * 齊魯制藥

    *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

    微信號

    公眾號

    宣傳合作:18766191639

    微信號:zgwssygl

    投稿郵箱:zgwsxsyys@163.com

    讀書-智慧-分享

    讀書-智慧-分享

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讀書-智慧-分享 >

    “小作坊”正在教培行業悄悄賺錢

    發布日期:2023-01-11 21:22:40 來源:中國衛生學術與藝術網 閱讀量:


    1月9日,港股迎來開年第一個新股—粉筆科技,粉筆此次IPO全球發售2000萬股,發行價為每股9.90港元,募集資金總額約為1.98億港元。截至當日收盤,粉筆收于11.10港元/股,當日漲幅為12.12%。

    不過,揭開教培行業的神秘面紗,發現上市的培訓公司經都在虧損中。

    從決定考公那一刻起,一個考生大約要花費1.5萬元購買教材和培訓班,而根據國考官方數據顯示,2022年報名人數超過212.3萬人,按此估計,2022年我國考公培訓行業的市場規模將達到343億元。

    然而,在這樣一個市場里,考公培訓企業卻仍然難以擺脫虧損的局面。中公教育深陷資本與生意的盤根錯節中持續虧損,一年蒸發千億市值;剛剛登陸港股市場的粉筆,也難以擺脫虧損常態。值得注意的是,不同于中公教育一開始就發力線下,粉筆科技是從線上發力后轉到線下業務的,將業務重點轉為線下的同時,粉筆科技才開始由盈轉虧。

    考生重金輸血下,培訓機構卻還在虧損,這些錢都去哪里了?考公生意究竟難在哪里,未來又是誰會在考公生意中賺到錢?

    01|線下培訓=虧錢?

    近期謀求港股上市的粉筆科技,再一次驗證了沾邊線下線下培訓就開始虧損的魔性規律。




    上半年,中公教育被考生罵上熱搜一度霸屏;粉筆科技謀求上市的步伐又有新進展。雖然從資本角度上看,他們有著不同的發展路徑,但兩者目前都處于虧損狀態。至于粉筆科技上市的原因,也與目前的虧損和未來大量的運營成本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。

    與一般培訓機構不同的是,粉筆科技是從線上開始起家的。

    粉筆科技最早是從國內首個K12在線教育獨角獸企業猿輔導中孵化而來的,2013年,為了布局職業教育市場,猿輔導推出首款“粉筆”手機應用軟件,而負責這一塊業務的就是曾經就職于華圖教育的知名講師張小龍;次年,猿輔導將職業教育公考題庫、司考題庫以及考研題庫都歸于粉筆題庫旗下,因此粉筆網被重新定義為線上教育公司。

    在互聯網紅利下,粉筆網憑借低價很快就從線上教育中出圈,一年時間粉筆網就達到5000萬營收,于是,羽翼漸豐的粉筆網在2015年從猿輔導正式分拆出來獨立運營,由張小龍擔任粉筆科技法定代表人。

    招股書顯示,截至2021年,粉筆擁有4.06萬名付費用戶,占職業考試培訓行業4.3%的市場份額,快速發展的同時,作為線上培訓機構的代表,粉筆面臨一些問題。

    首先是網課的盜版問題。隨著平臺知名度的提升,粉筆盜版課程數量開始增加:根據粉筆2020年發布的公告,2020年1月至11月,粉筆投訴并已處理淘寶、閑魚、轉轉、B站、新浪微博等平臺針對侵權鏈接就高達50839條。

    然而,重拳之下卻仍難根治,在社交平臺搜索“公考課程”還是能有不少售賣打包課程的鏈接,價值980元的系統班+精品班+沖刺班+刷題班售價僅為29.80元,劣幣驅逐下,增加考生與品牌的鏈接,成為了必然的趨勢。

    其次是線下才是培訓蛋糕上的奶油。公開信息顯示,線下課程的價格約為線上課程價格的2-3倍,利潤趨勢下,具備考生資源的粉筆具備了抄近道的先天優勢,自然不想放棄這一肥肉。

    2020年5月,粉筆開始大規模啟動線下課程服務,努力將線上生源引至線下。

    然而線下培訓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做,粉筆在線下培訓上翻了車。轉型線下當年,本來盈利的粉筆開始了虧損,招股書顯示,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,粉筆科技分別盈利1.54億元及虧損4.84億元、20.46億元及3.92億元。

    02|考公生意究竟難在哪?

    中公為代表的線下轉線上,虧錢了;粉筆為代表的線上轉線下,也虧錢了,培訓機構要盈利為什么這么難?線上培訓不好做,線下生意的難度更是超乎想象。




    第一,是線上的輕資產運營模式一旦落地線下,就面臨著坪效的問題。

    招股書顯示,轉型線下后,粉筆在運營花費在運營上的費用大幅提升。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,粉筆關于租賃等開支在內的行政開支分別為1.42億元、4.84億元、11.20億元及2.65億元,占同期總收入的12.3%、22.7%、32.7%及18.3%。

    轉型線下除了需要鋪設大量的運營中心外,還需要更強有力的師資力量。在粉筆做課程銷售業務的小陳對「聽見」表示,早期做線上課程,粉筆更注重精練,而轉型線下后,開始覆蓋更多考試科目和課程,而師資增長速度跟不上發展速度,招聘了大量的編外人員,甚至有邀請剛剛通過考試的考生來面試的情況。

    招股書顯示,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,粉筆的雇員福利開始總額分別為3.38億元、11.73億元、27.19億元及7.71億元,分別占同期總收入的29.2%、55.0%、79.3%及53.2%。

    第二,轉型線下班的同時,雖然看起來培訓機構收費標準在提高,事實上協議班比例提高的前提下,培訓機構收取的費用也并非入袋為安。

    協議班顧名思義即培訓機構與學員達成一種協議,將學員未通過考試劃分為幾種情況,對應地退取不同比例的培訓費用。然而,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趨勢下,公考通過率已經低至1.28%-5%。

    這令培訓機構背上大額的流動負債。招股書顯示,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,粉筆流動負債分別為4.28億元、13.76億元、13.53億元及11.44億元。此外,一旦簽署協議班,考生則同時誕生了有退路的心理,究竟何種因素導致未通過考試,這本身就難以量化性地分析出來。

    第三,培訓機構發展到一定階段,品牌與教師之間的關系發生變化成為必然的結果,金鯉介紹。

    金鯉最初在一家頭部培訓機構做講師,如今與幾名同事合伙運營一家獨立的小型培訓機構?!俺嗽缙谛枰麕煄砹髁客?,具有一定規模的機構并不希望講師出名。當課時費高到一定程度后,機構就會以專注科研工作為由而減少排課。這樣品牌知名度不會被個人IP熱度蓋過去,而且人力成本也會減少?!?/span>

    這一點并不難理解,當講師具有更高的IP熱度后,在品牌中每次亮相,講師所賺取的價值要高于平臺,講師具備越來越高的尋租權,這正是品牌不樂于見到的情況。這一點在中公教育的投訴案例中也有體現,講師反饋,中公教育在價格不變的情況下,將高級講師的課打包給初級講師時有發生。

    除此以外,為了綁定資深講師,面對課時費較高的老師,機構一般只會結一半的錢,另一半以股份形式結算?!暗@種拉入伙的方式并不科學,教書育人的行為變成了計算付出回報比的生意,做項目的人要聽生意人的指揮,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?!?/span>

    一番考量下,金鯉與幾名同事合伙開了一家小型培訓機構,憑借在考生中的好口碑,這家小型培訓機構反而不缺生源。

    03|培訓生意的終局在哪?




    中公將收取的大量培訓費進行了資金管理,包括投資產業鏈甚至房地產,最后面對大額退費出現流動性困難;粉筆轉型線下,除了花費大量資金鋪設線下運營必需的廠房和補充師資力量外,標榜將線上學員引流至線下,卻實質還要花費大量的營銷費用拉新。

    而金鯉公考一家小而精的培訓機構,卻憑借著考生的口耳相傳迅速聚集了人氣并實現盈利。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,中國公考培訓行業前五家企業的市占率共計22.1%,市場還處于較為分散的階段。另外,從上市的公司數據來看,都還在虧損的階段。

    是不是培訓是一門無法做大的苦生意?要回答這個問題,首先要回歸社會本質,商業模式三要素為顧客、價值和利潤。

    從商業的角度來看,要穩定地形成一定規模的可盈利商業模式,就要解決標準化的問題,如餐飲行業的標準化給出了預制菜的答案,而以人為核心的培訓行業始終沒有解決標準化的問題。

    具體來講,培訓機構首先需要拉新,以學員作為顧客,其后為學員提供服務和價值,最后確認收入并扣除成本獲得利潤,其中最重要的環節就是提供的服務,而培訓機構的核心資產是教師,但是機構規模越大,人力管理越難標準化。

    正如前文提到的品牌與教師之間存在著微妙的制衡關系,大品牌面臨著講師的流動,而師資的不穩定就導致為顧客提供價值水平的拉低,這無疑給機構留住顧客增加了難度。相反小型機構以合伙方式利潤共享,反而更容易留住核心講師。

    最后,落到對接學員的角度,如何量化不同講師的資質,如何量化培訓班的費用也是一個難點。

    做一個大膽的猜測,或許未來可以將共享經濟的理念帶入到培訓行業中,即將成本和利潤固定后,由學員人數的多少來決定最終學費的定價;又或許培訓機構找到某個平衡點,與講師之間達成某種項目制合作,既保證雙方利潤,又能輸出穩定質量的課程。

    當然,未經驗證的商業模式是否可行尚屬未知。但可以確定的是,過去發生在行業巨頭身上失敗的流動性管理、師資力量流失、口碑滑鐵盧問題,都可以作為培訓機構未來發展中需要規避的教訓。

    面對迅速增加的考生數量,培訓機構除了要將考生送進考場外,還需要思考如何真正提高考試通過率,畢竟考生的答卷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培訓機構的水平。

    來源:鈦媒體APP

    編輯:瑪 雅

    審核:治 鑫

    通聯:吳 靜




    友情鏈接:
    一本道在线观看,本道电影观看一本色道久久久,日本一本本道久久